用户名: 密 码:
滚动信息:
·上海市知识产权创新奖首次颁发,上海知识产权国际论坛开幕 2019/10/22 ·NBA还没凉,体育赛事的天价版权依然火热 2019/10/21 ·450家全球品牌加入阿里打假联盟:知识产权保护赋能品牌创新创造 2019/10/18 ·北京成全球知识产权保护“优选地” 2019/10/17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年度报告:中国成全球专利增长“助推剂” 2019/10/16 ·岳云鹏《五环之歌》被诉侵权案终审:作品可分割,不构成侵权 2019/10/15 ·故宫雪糕也申请专利了!600岁的故宫超级IP历久弥新 2019/10/14 ·有的放矢:培养涉外知识产权高端人才 2019/10/12 ·720浏览器屏蔽芒果TV视频广告被诉不正当竞争案终审有果 2019/10/11 ·市场监管总局:保护知识产权是中国自身发展需要 2019/10/10 ·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电视直播实现六大突破 2019/10/09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成员国大会第59届系列会议召开 2019/10/08 ·周杰伦新歌回忆杀刷屏,致敬和抄袭你分得清吗? 2019/09/30 ·阿迪达斯没能跨过“三道杠”? 2019/09/27 ·迎冬奥 知识产权保护先行 2019/09/26 ·2019中欧数字环境下版权保护研讨会在沪举行 聚焦版权跨境交流合作 2019/09/26 ·北大召开“网络游戏内容知识产权保护研讨会” 2019/09/25 ·故宫文具发布百余款文创产品 2019/09/24 ·静态模型是否构成作品之“高段位”益智积木著作权案 2019/09/23 ·耳机取名为“腾讯”,一审判赔2000万 2019/09/20
滚动信息
网站公告
您的位置:首页 > 滚动信息 > 300万!上海首例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案件一审落槌

300万!上海首例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案件一审落槌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LX123 发布时间:2019-9-10 15:15:49 省份:暂无 阅读:138次 【字体:

300万!上海首例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案件一审落槌


(来源:新民晚报)

新民晚报讯(通讯员 陈卫锋 记者 宋宁华)因认为对方生产、销售的同款健身器材侵犯自身注册商标,一家外国企业来华将国内某运动器材有限公司诉至法院,除要求对方停止侵权行为外,还诉请赔偿包括律师费、公证费等在内的经济损失300万元。96日下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浦东法院)对该案公开宣判,认定被告侵权获利逾100万元,且其商标侵权行为符合《商标法》关于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要件,判决全额支持原告诉请。

记者了解到,该案是上海首例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案件。上海浦东法院的判决对新《商标法》实施后惩罚性赔偿制度在适用条件审查、赔偿基数确定等方面做了积极探索,对同类案件的审理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注册商标遭假冒,权利人无奈来华起诉

原告某外国企业诉称,公司主要从事运动器材的生产销售、健身课程的推广,拥有多项发明专利,并在中国多个商品和服务类别上注册了涉案商标。通过广泛销售健身器材,以及组织、推广相关的健身培训项目,涉案商标已在中国消费者中具有相当的知名度。

然而,原告发现,20183月,被告在某展览会上销售使用了涉案商标的同款健身器材。同时,被告还通过微信商城、工厂现场售卖等多种方式推销。原告认为,被告使用的商标与涉案商标标识完全相同,且商品类别也与原告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相同,已构成商标侵权。

事实上,早在2012年,被告就曾侵犯原告知识产权。经原告发送警告函后双方签订和解协议,被告承诺不再从事侵权活动。鉴于其重复侵权的情形,原告主张适用三倍惩罚性赔偿,要求赔偿300万元。

被告则辩称,原告在涉案商标注册后未在中国开设专卖店,也未授权代理商销售相应商品,故原告未以营利为目的在中国使用涉案商标,无法与该商标建立唯一对应的关系。此外,目前市场上已存在多家同业竞争者生产同款产品,被告对涉案商标的使用系正当、合理使用,故不构成对原告商标权利的侵害。

适用惩罚性赔偿300万诉请获全额支持

上海浦东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涉案商标具有较强的显著性,且经过原告及其合作商家的持续使用和广泛宣传,已经能与原告建立唯一对应的关系。被告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涉案商标相同标识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为查明被告因侵权行为的获利情况,法院责令其提交有关销售数据、财务账册和原始凭证,但其拒绝提交,已构成举证妨碍。法院在审理中采用优势证据标准予以认定。法院认为,根据被告微信宣传的内容,足以证明侵权商品的销售量,被告对其宣传内容不能举证否定真实性的,应当支持原告主张,而对于侵权商品的单位利润,可以结合案外同类产品及被告的自认酌情确定。经认定,被告的侵权获利在101.7万元至139.5万元之间。

同时,新《商标法》规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根据权利人实际损失、侵权人侵权获利、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合理倍数所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

本案中,被告曾因涉嫌侵害原告其他商标及专利权利而被原告警告,后与原告签署和解协议承诺不再从事侵权活动,却又再次被发现实施涉案侵权行为。被告原样仿冒原告的商标和产品,通过线上、线下多种渠道销售,且产品还存在质量问题,其行为符合惩罚性赔偿关于恶意情节严重的适用要件,法院最终确定了三倍的惩罚性赔偿比例。因侵权获利的三倍已超过300万元,超过原告主张的赔偿金额,遂判决全额支持原告诉请。

上海首例判决,对类案审理具有参考价值

2013年,修正后的《商标法》第63条第1款对惩罚性赔偿进行了规定,这是知识产权领域首次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该制度旨在提高侵权行为代价,扭转此前维权成本高、侵权代价低的局面,有效减少侵权行为的发生。

不过,即便放眼全国,司法实践中直接适用惩罚性赔偿制度、对侵权人判定高额赔偿的案例却并不多。究其原因,主要是适用该制度的两个条件较难确定:一是侵权人主观恶意和侵权情节客观严重的确定难;二是作为加倍计算的基数权利人损失”“侵权人获利等的确定难。

在法律规定较为原则的情况下,本案作为上海首例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案件,对惩罚性赔偿制度在适用条件审查、赔偿基数确定等方面均进行了积极探索,不仅对类案审理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而且对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的持续增强乃至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的构建同样具有重要意义。

 

 

(编辑:司空)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